好好活着:千万不能在贫穷的绝望中选择自杀
2016-09-12 23:13:37
  • 0
  • 0
  • 8
  • 0

好好活着:千万不能在贫穷的绝望中选择自杀

      常言讲得好,好死不如烂活着,活着总是有希望的,活着总会有梦想的。生命对于人来说只有一次,要珍惜。不论社会的生存环境如何变化,千万不能在贫穷的绝望中选择自杀,好好活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大任”需要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去扛起来。马上临近中秋节了,抬头望明月时则会低头思故乡。当然,有的地方会因严重的雾霾污染或阴天乌云,不见日月,抬头是望不到明月的,只有低头思故乡的满腹惆怅和伤悲!

      甘肃省中南部的康乐县“景古镇”据说是距今八九百年前的金代时期兴建形成的,地处太子山与白石山林缘地带,旅游资源十分丰富,位于县城南部,距县城30多公里,全镇交通便利,定新公路纵贯全镇8.9公里,农用车辆畅通所有村社,通讯业发达,电信、移动、联通基站均已开通,并且大力实施科教兴农战略,按照压粮扩经,压夏扩秋,压劣扩优的原则,加大产业结构调整力度,建成了景古城坪高效农业示范园区和线家滩农业示范园区——这些文字介绍,人们会觉得这里其乐融融,康居乐业。当然这里也是属于国家与省、县各级政府“推进精准扶贫、精准脱贫”的区域之一。

      在这个给人以明天更美好的大山区古镇中有个村子,名叫阿姑山村;在这个山村里有个社,名叫老爷湾社,这里也是拥有八千年中华文明的甘肃省众多村社中的一个社。当时空点里带着某种不祥的“场能”凝聚在这个社的贫穷人家的时候,揪人心、大悲剧、贫穷与绝望就成了全社会对这里“8.26刑事案件(注意,最早的媒体报道说是8月24日下午,但官方公布的事件时间与媒体最早报道的时间不同。)”形成一个大焦点——2016年8月26日至9月4期间,四世同堂的杨姓一家8口贫穷农民人家突遭变故,6口人相继离开人世。母亲杨某弑杀4个六岁至三岁的亲生儿女后服毒自杀,经抢救无效后离开人世。后,其入赘的丈夫李某在妻子、孩子“头七”过后的大清早也服毒自杀,殉情离世。

      这位大字不识、淳朴少言的80后农村母亲,选择离开人世的方式令人心痛,匪夷所思!?但是,她在服毒自杀的生命弥留之际,她还知道千把元的“人民币”在包包内,也算是够省吃俭用的。另外,她还能给周边的亲人交代要照顾好“阿奶”,看样子,以孝行善是她的本分;最让人不解是,她竟然能以最极端的母爱方式让自己“三女一男”的幼小孩子不能留在这个世上走向新生活,奔小康!

      或许,她不想让自己孩子像她那样再遭受更多的农村苦难和艰难的山区生存,及遭遇周边人的白眼和漠视(或者告她)!或许,她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精准扶贫的对象会在属地父母官的精心核算下或将在下一轮中名单内出现她和孩子的名字啊!或许,她还忘了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城镇里的“依法强拆”说不准那天流行于山区农村时会将她家那破旧不堪的老房子给拆掉换新,并且从补偿中一下子会从贫农变成有产阶级的中高层农民啊!当然,她和她的幼小孩子们离开人世之后,还忘记了有一个老实巴交的比较称职的丈夫和孩子们的父亲——头七后“服毒自杀”。这种自杀与其说是一种因绝望中而绝望的结束生命方式,还不如说是一个“殉情自杀”给以告慰!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男人的服毒自杀是最笨的,也是最愚蠢的,更是令人指责的一种极端行为,好好活着多好啊!?但是,从爱情与亲情的角度来看,追随他结婚近10年的苦命妻子和4个还不知大山区外面的世界是多么精彩的幼小孩子们,放弃将来的奔小康,却一家人共奔天堂,这个男人是够一个男人的份儿,是情真意切的!

      有关此最能代表中国弱势群体的6条人命的悲惨事件的“典型案例”,从各大新闻媒体到各个自媒体的聚焦与评议,6条人命一下子使“老爷湾社”名扬神州,同时数字统计的公布学问不会让更多的人清楚怎么回事,但破败不堪的山区土坯房子和院落内的生活起居“豪宅”场景会给“精准扶贫”工作的脸上抹黑,这也会让某一些大老爷们坐卧不安。就此事件的性质与究竟,不容笔者哆嗦,网络上有大量的信息在不断地涌现,从事发后最初的媒体报道到官方2016年9月9日发布的《关于康乐县景古镇阿姑山村5人死亡刑事案件调查进展情况的通报》至今时来看,这件事还会持续一段时日,因为有一大批具有社会良知和责任感的人士会在高度的关注中期待——最起码要给那4个已经离开人世的“幼小的祖国花朵与祖国未来”有一个完整的交代啊!否则,天理难容!

      当99%的爆料信息和各路人马、各界人士的“评议”都指向6条人命因“贫穷而产生绝望”的时候,我们活着的又会作何深想啊?这种农村母亲弑杀儿女、农村老人自杀的“恶性事件”已经不是首例了,恶性循环事件的上演何时休?!贫穷、留守、自杀、不公平和政策失衡、山区农村亟需改善等社会问题何时能够妥善!?当最前沿、最先进的繁华大都市与最落后、最贫穷的荒芜大山区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和反差时,当贫穷、绝望与无奈、苦难交织在一起时,天堂和地域,文明与愚昧,责任与义务,原始生活方式与现代文明起居,会给我们怎样的一种思考!?望共识待之!——2016年9月12日静夜杨牧青于北京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