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深思:最悲伤的作文换来的是最有理的依法强拆
2015-09-02 12:26:19
  • 0
  • 9
  • 101
  • 0

热点深思:最悲伤的作文换来的是最有理的依法强拆 

强拆,依法,学生

2015年9月2日《人民日报》人民时评署名王石川的一篇《“最悲伤作文”如何抵达温暖光亮》文稿,从凌晨3:50时发布以来至今,在强大、快速、密集的互联网传播中以《人民日报评最悲伤作文发布者被拘:政府不是万能的》或《党报评最悲伤作文发布者被拘:政府非万能》等“标题”迅速扩散开来。在全国学生即将入学期的时间段内,这个标题无疑就成了最为抢眼的字眼。今早,搜狐、腾讯等各门户网站和许多微信公众平台自动跳出这么一个“标题”窗口,不得不引起人们再次地给予关注和阅览,通过百度、360进行检索,仔细比较,从中就会发现问题的核心处究竟是什么。

上月前,“爸爸四年前死了……妈妈病了,去镇上,去西昌,钱没了,病也没好。我去给妈妈做饭,饭做好,我去叫妈妈,妈妈已经死了……”短短300多字的四川凉山四年级彝族女孩苦依五木的作文《泪》被索玛慈善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发到个人微博上后,迅速广为扩散,许多人为之动容、伤感,并引起各大主流、非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和评论。期间,《北京青年报》做过采访,新华社记者刊发过此文,《中国青年报》做过评论,央视新闻1+1做过新闻调查……等等,小女孩父母双亡的辛酸经历,令众多人们感到揪心,大凉山的社会问题再次引发外界关注。也因此,这一篇《泪》的短文就被称为“世界上最悲伤的小学作文”。

可是谁能想到,青天苍苍,在政府部门有能力的“依法强拆”工作下,竟然将《泪》的作文事件给再一次演绎成了一种社会热点问题,让《泪》彻底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

据2015年9月2日《法制晚报》报道说:“昨晚7点多,在西昌市索玛花儿童村(爱心小学)的下山路上,索玛基金会理事长黄红斌被当地森林公安带走。此前儿童村被认定为违建要拆除,官方依据是涉嫌违法买卖和占用国有林地。”和《人民日报》人民时评开头说:“据报道,‘最悲伤作文’的发现者、索玛慈善基金会负责人近日因涉嫌非法买卖国有飞播林地,并违法改变土地用途、违法建设而被当地森林公安带走调查,基金会旗下的索玛花爱心小学将被强拆。”假若,当初那个小女孩不写这个带《泪》的作文,写个带《笑》的作文,或者写个《颂》的作文来叙述一下当地政府、当地领导关心教育的短文,或许今天的事情结果不是这样的,不是强拆校园啊!

明白人都知道,政府确实不是万能的,但是人民离开了政府是万万不能的。人民是水,政府是船,人民是鱼,政府是水,只有人民没有政府领导是不行的,只有政府领导没有人民是更不行,二者相依为命,同根相连,谁也不能离开谁,只有政府领导有方,体恤民情,平衡、化解社会矛盾,和谐相处,稳定发展才是正道。

政府强拆不是很好的办法,特别对于这个事件本身的“学校”来说,强拆背后究竟隐藏着的是什么呢?要问当地政府部门,据知“索玛基金会”在四川凉山州越西开展支教活动长达3年多时间,是凉山当地最大的支教公益组织之一,先后让羊窝子小学、甲之店小学、红旗小学、宝石小学、西昌索玛花爱心小学等“校园师生”都有受益,有利于社会,可谓功德甚大矣!通过当地许多校长通话词语和志愿者的声音来观察,校园已经建成了,学生们已经在那里都上了多年学,学生对校园、对师生、对环境都有感情了。事情突然发生,政府就应该积极救治问题,和平静气的来对待问题,主动的去整改、修葺校园,让孩子们上学能够过的更好点,而不是有能力的去依法强拆校园。难道政府有能力依法强拆就无能力依法新建家园让孩子们过上美好的生活吗?如果当地环境很美好,还用得着类似“索玛基金会”出现吗?

事实是三年后的今天,因为一篇《泪》作文的原因,政府部门竟然以有能力依法就将“索玛花爱心小学”即将依法强拆,并说要分流妥善安置适龄儿童入学等。那么,现在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如果没有《泪》作文的原因,政府部门能不能主动的深入到基层关心贫苦、留守儿童入学问题?能不能积极营建可居的校舍呢?能不能提前管理非法占有森林用地呢?能不能给政府部门主动的搞出来些光环和政绩,不要让这种揪心伤感的《泪》作文从源头上产生呢?谁来回答!

最后引用《人民时评》一段文字来留下回答的空间吧——距离全面小康的既定目标,只有5年左右的时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无论政府还是社会,多搭台,少拆台,相互补台,才能好戏连台;不缺位,多补位,互有作为,民众生活就会更有质地、更有品位。如此,“最悲伤作文”式的题材就会枯竭,木苦依五木们的笑容就会更多一些。(本文作者杨牧青,著名书画家、国学智慧研究者,中国文化艺术发展智库发起组建人、学术主持,仅一家之言供参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